<form id="lysor"><legend id="lysor"><noscript id="lysor"></noscript></legend></form>
<sub id="lysor"></sub>
<small id="lysor"></small>
<table id="lysor"></table>

  • <sub id="lysor"><listing id="lysor"><small id="lysor"></small></listing></sub>
  • <form id="lysor"></form>
    <nav id="lysor"><listing id="lysor"></listing></nav>
  • <wbr id="lysor"><legend id="lysor"><noscript id="lysor"></noscript></legend></wbr>
  • 裁一片绿影送给你

    中国林业网 http://www.72houradventure.com/2019-01-24来源:中国林业网
    【字体: 打印本页

      过去我只知道沙是细小的石粒,没想到在甘肃省民勤县走过几天之后我对它竟有了新认识:古人造这个字的本意是不是告诉我们“水少成沙”呢?——题记

                                

    普泓同志:

      你知道我来河西走廊要把见闻拍些照片给你,想必你已经收到几帧了?同事多年,喜欢和我要照片这个习惯你怕是改不掉了。此外,我还想把行程中有触动的一些事情告诉你,你喜欢吗?

      眼下我站在石羊河岸边的土路上,新拍的照片刚刚发你。这条土路是通往民勤县城的,你看它多古朴,车辙拐的两个弯儿还有路旁的景物有没有俄罗斯油画的味道?柽柳和碧草好看吗?现在正是柽柳的盛花期,你瞅瞅那一串一串粉红、浅灰多种色彩过渡的花穗多漂亮?我仰望着碧蓝如洗的高天,这样透亮的程度我真想大喊几嗓子呀。那倒映在河面上的朵朵白云一动不动,景致赏心悦目。

     

    甘肃省民勤县农田防护林 冯晓光摄

     

      现在我走近水面了。哦,正有两只黑翅长腿鹬飞起来,它们啾啾叫着飞到远处去了。可不一会儿工夫它们又折返回来,鸣叫的声音好急切哟。临近这边河岸的瞬间它们怎么又向对岸飞去了?凭直觉我看出它们有心思,要不怎么一直在河面盘旋呢?现在它们又冲我飞过来。咦!这里会不会有它们的窝呢?正在育雏吗?一定有原因,要不怎么总是恋恋不舍的样子?不行,我不能老待在这儿,我得离开。没准儿我成了妨碍它们的“灯泡”。不行,我得走啦。

      我的脚下是一片低矮的绿草地,我猫腰瞅瞅都是些什么野草吧。喔,密密麻麻的,容我数数。这一支是水蓬,这一支是花篮刺头,这一支是冰草,好多哟。我用手拨开草丛,立马闻见一种清香的麦草味儿。不远处有一坨半干半湿的牛粪,一蓬节节草生长在它的周围,我看出来正中间的草都被牛粪压住了,周边的草色却黑绿黑绿的很茁壮,营养充足生长表现就是不一样啊。再看看前头,我发现还有不少沙枣、白刺、柠条棵子和苦苣菜,估计这里的小灌木和野草总有几十种吧。

      我感觉这儿似乎算不上正经八百的湿地,它虽然在水边,距离水面的垂直高度该有两三米。按说叫它台地合适,有点儿干旱模样。可怎么说呢,我还是叫它湿地吧,毕竟有不少水草。

      现在队伍真的开拔了,我们要赶到红崖山水库去,据说时间充裕的话还要去看民勤防沙治沙纪念馆。武威市政协副主席兼林业局局长沈渭富在路上告诉我,民勤县过去可是个好地方,被称为民勤绿洲。祁连山冷龙岭冰川融雪经石羊河注入民勤盆地,造就了这片富庶之地。

      民勤所属的版图古名“潴野泽”,明清时期这里还有大大小小的湖泊160多个。它“土沃泽饶”“可耕可渔”,优渥的自然环境吸引人们跑到这里来讨生活。汉代、明代、清朝雍正年间涌入大量移民。他们来这里屯垦种地,建立城市,人数越来越多。人口增加后各种需求扩大,随之而来就产生了过度开垦。用水增加导致水位逐渐下降。水少了,大风一吹沙漠就形成了。沙丘裸露,扬沙肆虐,一个水草肥美的地方便渐渐地委顿了。

      晋惠帝永康元年(公元300年)有文献记载:甘肃“十一月戊午朔,大风从西北来,折木飞沙石,六日止。”可见这里沙尘暴古已有之。近代,随着人口进一步增加,开荒、打井、砍树,农民的生计与生态环境对立,便愈发地恶化起来。近年来强沙尘暴在河西走廊地区及其以外已经发生了两次,风沙肆虐,蹂躏生民,每次民勤都是重灾区。当地人告诉我,沙尘暴来临之际能见度几乎为零,伸手不见五指。一时间狂风裹挟滚滚沙尘犹如一道黑幕从天边压来,明朗的天空一片昏暗。街道上堆起沙堆,玻璃窗户爆裂粉碎。树木倒了,枝桠劈了,田间的大棚吹跑了,框架四分五裂……

      面对灾难,民勤这个原本依靠外来移民建设起来的城镇又开始了新的移民,不过这次不是迁入而是迁出。人们去内蒙古,跑新疆,只要有丁点儿关系便投奔过去。东湖镇下润村有个聂老六喜欢调侃,他说:“从前下润小北京,树木长得郁葱葱。今天下润荒凉滩,男人女人全跑完。”

     

    甘肃省民勤县青土湖治理后美丽新貌 赵泽辉摄

     

      残酷的现实摆在了民勤各级政府和几十万老百姓面前。

      怎么办?人们奔走呼号:“民勤就要成为第二个罗布泊啦!”危急关头民勤人上下问计,惊动了省城,惊动了中南海。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在一份“河西走廊石羊河流域生态环境恶化”的报告上作出批示:决不能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这个来自政府最高层的声音振聋发聩。至此,一份“治理规划”及时出台,调动起执政者各个层面的积极性,民勤开始了系统的生态环境治理。关井压田、植树造林,就地移民、围栏封育,各种举措一起上,脆弱生态环境实现了初步逆转。近几年,所有的荒滩全部栽了树,干涸多年的青土湖水面在扩大,黄案滩水位持续回升。

      我现在正站在黄案滩夹河镇刘案村的沙地里。一路走来看到处处围栏,最让我感觉异样的是道旁多有芦苇。我询问沙地里怎么会有这么多芦苇?回答让我明白,这一片荒漠原本就是青土湖的水面或滩涂,能没有芦苇么?前几年环境恶化时自然没有,经过整治水位提高,芦苇等水生植物恢复了。关井压田的措施挽救了这片干旱的土地,它又恢复了生机。看到那不用动力井水自流的样子我顿感惬意,俯下身子喝了几口水,很甜哟!

      石羊河林场隶属于武威市,中国旅游标志“马踏飞燕”就出土在这里。它的分场多在民勤,我们走访了小西沟、泉山、红中滩。还有光听名字就瘆人的老虎口。大滩之内是小滩,东吕滩、大坝滩、宁永滩,一听名字就知道好多地方曾经是水面,因为水位下降成了沙滩。滩地长期裸露,一步步演变成了沙漠。

      在民勤,当地人谈得最多的话题是植树造林和压沙治沙,我看到了他们辛勤劳动的成效。长久以来形成的流动沙丘或沙滩现在都设置了沙障,栽满了各种树木。黄案滩封育示范区里,三角城林场,还有正新移民村,路途所见尽管都是沙地和荒滩,却处处有树。栽满了梭梭、花棒和柠条,尤其要告诉你的是,在苏武曾经放羊的地方我见到了同华北平原一样的田野。这儿的人们通过“三北防护林工程”对沙滩进行综合治理,建设农田林网,栽种的新疆杨、二白杨、柳树、沙枣一派生机。林网高大葳蕤,网格里栽植酿酒葡萄。傍晚红彤彤的阳光透过高大的白杨树照在葡萄园里一片暖色。此情此景我兴奋起来,很想把我的心情告诉你。哦,就在这一刻我有了裁一片绿影送给你的想法。绿油油的青杨,浅灰的梭梭和沙枣叶儿,突突突响着的农用拖拉机满车斗的葡萄藤……

      毋庸讳言,民勤依旧面临威胁。腾格里和巴丹吉林沙漠仍然在觊觎着这片土地。民勤像一个楔子一样牢牢地楔在它们的中间。今天的民勤人在取得了阶段性治沙成果的基础上很冷静。他们明白,尽管经过不懈努力,合理利用资源的生产生活方式有了进步,但是环境脆弱的局面并没有彻底改变。

      尊敬的普泓同志,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我在民勤生活工作几天里的见闻和感悟,你满意吗?

      这是我写的最长的一则微信,如果方便请你多转发几个群吧!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河西走廊,知道民勤,知道那个有名的“潴野泽”在21世纪初叶所发生的故事。最重要的是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那些依旧生活在沙漠边缘的人已经变得越来越理性,他们不再盲目地高喊人定胜天,而是学着顺应自然行事,和沙漠和谐相处。一路走来,我读懂了他们热爱家乡建设家园的心路历程,并为他们的收获感到欣慰。(作者:冯小军)


    一码一肖中特规律-一码一肖中特资料-一码一肖中特资料大全